培训课程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绪压力 > 焦虑 >

学会接受痛苦,才能最终获得快乐

时间:2015-07-30 08:50 点击:
在生活中,失去是不可避免的。一些人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面对失去,而其他人也会在不久之后慢慢接触到这样的事。然而 ,没有人能够不经历失去而过完一生。 失去有很多种形式,

在生活中,失去是不可避免的。一些人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面对失去,而其他人也会在不久之后慢慢接触到这样的事。然而

,没有人能够不经历失去而过完一生。

失去有很多种形式,而真正的失去会同时在生理和心理层面上影响到一个人。我们可能会失去家人;我们也可能会感到极度

伤心,无论哪种情况,把苦痛作为生活中平常的一部分去接受它会帮助我们成长和学会迈步向前。 在2009年,我因一段被自

己突然结束的关系而受尽情感创伤的折磨。3年之后,在我还未恢复过来的时候,我的母亲在经过和癌症漫长而艰苦的搏斗后

去世了。在这期间,我通过跑步把痛苦转向内部。这是我面对和前进的方式。不久之后,我遇到了我心爱的妻子克莱尔,我

的生活也朝着积极的方向发生了意料之外的改变。所有的一切都要归功于学会接受和转移痛苦。

几乎我见过的每一个人都经历过某种失去。我知道的大部分人把家人的离世或者心碎描述成被抛弃,就跟我一样。他们的症

状都是非常相似的:精神萎靡,自尊心受挫,缺乏前进的动力,迷失感,睡眠障碍,体重/食欲问题,背部疼痛,有时甚至胸

口疼痛。我们知道多数的这些症状都与抑郁和焦虑有关并且由之而引起,并且有着这样的感觉:我们常常无法看到 “隧道尽

头的亮光” 。我们可能觉得自己被淹没在阴郁,一无是处,和不为人所爱的情感之中。

如果这些症状持续很长一段时间,随着我们越来越觉得自己不被理解,理智问题也会慢慢随之而来。那些“帮得上忙的朋友

” 告诉我们要保持忙碌,去结识其他人,要出去找乐子,去享受生活,如果真有这么容易的话。所有这些情感都是伴随着心

理上的有时甚至是生理上的疼痛而来的。 然而疼痛是一个好东西。

疼痛能够帮助我们前进。疼痛给我们上了一课。那么我们应该从疼痛之中学会什么呢?我们怎样才能利用疼痛来成长,来把

它转化成一些积极的东西并且最终迈步前行呢?

关于疼痛,我在2009年的个人经历让人大开眼界。疼痛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因为我几乎一辈子,从武术生涯到两

场战争的兵役,都在和它打交道。在这过程中,我不得不克服众多的挑战。但这次的疼痛是不一样的,这是它第一次影响到

我的膝盖,第一次以生理形式体现出来。 我的朋友告诉我说我所经历的这种情绪混乱慢慢会消失。但它没有。相反地,随着

对失去的意识和有效方法的缺乏,这种疼痛变得日益愈烈。 我唯一的选择就是提高自己对疼痛的忍耐力并把它看作生活的一

部分去接受它。 我开始跑步,一项我讨厌的活动—来引起身体上的疼痛从而希望它能够帮助我忘却心理上的疼痛,即使只有

几秒也好。在一小段时间里,我会一次跑上6、7个小时,特别是当我有很多空余时间的时候。

后来导致我有了跑超级马拉松(我的情况是超过100公里的竞赛)的想法,这可以让我通过疼痛推动自己的身体和心灵并且强

迫自己面对它。在竞赛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在思考为什么自己会在跑步,为什么自己会把自己推向极端,为什么自己总是会

有这种挑战极限的渴望。这些问题的答案有点复杂但可以用一个简单的方法来总结:人们不会从快乐之中学到东西,我们通

过疼痛和忍耐学到人生中最重要的和终生受益的课。 回顾自己的一生,我很难记起哪怕一个我能在美好的时光中学到一些关

于生命或者我自己的有价值的东西的场合。然而我能够非常清楚地记得每一个不顺利的场景,忍耐和挣扎就是其中的关键词

。我所有的教训都是从这些经历中学会的。我还记得那些人。我还记得那些对话。我还记得那些感觉。

如果我否定自己生活中最美好的时刻,那么我就会是一个伪君子;我珍惜它们而且它们将永远留在我心中。我只是想说它们

不会引起自我发现或者个人成长。 还有就是,个人成长是不可预料的。例如我自己,它以专注力,感到更大的动力,和开始

看到生活的意义的形式出现。 在那时,我一直都深信 “憎恶” 在超级马拉松甚至在生活中都是一种非常强大的精神力量。

但在沿途的某处,我意识到 “自我憎恶”事实上是对纯粹真相的领悟和接纳。当我想要感受疼痛,想要伤害自己的时候,我

跑出了自己最好的成绩。回望过去,我意识到自己在内心深处觉得自己不够好,从平凡的事物比如足够好去争取某项比赛或

某份工作的邀请,到自私的人比如足够好去使他人感到快乐,再到无私的人比如足够好去阻止母亲感到的痛苦。

理智上,我们知道生活中大部分的事情不仅仅取决于我们自己,无论我们再怎么努力去尝试,如果另一个当事者不愿意在某

处与我们会面还有共事,那么这一切行动都将是徒劳。然而在内心深处,我们的灵魂似乎并不能理解那区别,它似乎对关于

认识真相的成与败之间是非常明确的。那个真相是非常简单而基本的:如果今天的我与昨天相比,就生活中的各方面来说,

未能成为一个更坚强、更出色的人,那么我仍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寻求更大的改善。

或许没有这些真实的情感就没有进步,没有发展,没有理解/欣赏美,爱或者快乐的能力。 人们可能会为了一个外在原因而

去跑马拉松或者更短距离的比赛,然而当一个人参加那些100公里或以上的比赛时(不包括那些能仅仅依靠体能来跑步的天才

跑者),其中的原因必定是来自内在的驱使。同样地,一个人基于外在因素或许能够完成一些小任务,然而那些真正艰巨的

任务则需要一个更深层的更内在的动机。通过寻找那个理由并能达成自己的目标能够创造光明,而且那光明会照亮你的周围

。 在一场竞赛里,毫不意外地,我遇到了我的妻子。我在一场竞赛里求婚(斯巴达松马拉松)又在一场竞赛里结婚(米兰-

圣雷莫超级马拉松)。那时候,我只知道她是一个跑者兼治疗师。后来我得知她也被相似的理由吸引去跑步。

从那之后,我的生活就变成现在这样,我重新感受到爱,我对未来重拾希望,而且在过程中,我能够通过娜娜耐力训练和国

际100+超跑基金会来影响其他人的生活。但是,我们的故事并不唯一的。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超跑者都有相似的经历并且他

们都赞同学会接受和管理痛苦对个人的成长和最终的幸福至关重要。

我们没必要全部人都成为超跑者来达到我们的目标或者获得成功—但我们有必要学会承认痛苦是过程中的一部分—而且事实

上,痛苦也是使我们变得更加坚强的一部分。

------分隔线----------------------------

地址:西安花城大道6号名门大厦豪名阁1205房

网址:www.sxxlzxw.cn
辛老师 电话:4006123003 微信或QQ:29328078

Copyright © 2002-2021 西安心理咨询中心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请勿复制本站内容!
本站由 鹊起科技 建设、维护和推广